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维权频道劳动维权-正文
他终于找回“丢失”的20年工龄
http://www.workercn.cn2017-06-08来源: 中工网——《劳动午报》
分享到:更多

  “一个人能在一个地方、一家单位工作20多年不容易。这首先要求这个人应对人对事忠诚,同时还要干活不懒,处世不招人烦!”尽管刘国强明白这些道理并且做得不错,但他仍在46岁时被学校辞退了。

  “不必知道被辞真正原因,校长这样安排自有他的道理。可是,在离职补偿上,校长只承认其当校长2年期间的我的工龄,少补偿20个月的工资,这不公平!”为此,刘国强与学校打起了官司。

  法院审理期间,刘国强找到一张22年前的教职工合影。以此为证,还原了刘国强整整10年工龄。近日,法院终审判决该校给予刘国强22年的经济补偿7.7万元。

  当兵6年转业做保安

  工作22年后被辞退

  1994年10月,在部队服役6年之后,时年24岁的刘国强转业了。按照当时的政策,他被分配到北京一所中学工作。在学校,因为没有学历、文化水平不高,他就做了一名保安,负责门卫工作。

  虽说保安工作不需要多高的文化,但刘国强觉得自身文化素质高了,接人待物肯定会比没文化强。于是,他就尽量利用业余时间多读一些书籍,同时,还从老师、学生以及来访客人身上学习他们的长处。

  由于事事处处严于律己,加上在部队受过锻炼,没过多长时间,老师和学生都对他有诸多好评。不仅如此,每逢学校发生治安事件,他总是第一个到达现场。

  从前,学校周边总会有一些社区闲散人员,而他到学校以后,这些人少了很多。学校看到这些变化,将他从保安员提升为保安队长。后来,又安排他管理学校食堂。至此,他从一个普普通通的保安员,逐渐成长为学校的中层干部。

  从1994年一直干到2016年5月,刘国强在学校一干就是22年。他自称,把自己最好的青春年华献给了学校。期间,学校的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而他从没有离开过学校,在内心也从没有想过。

  然而,这种情况在去年发生了变化。

  那是2016年5月的一天,学校领导找到刘国强,向他提出:按照上级要求,学校不能再招用非在编人员。学校的食堂也不再自己经营,要转为外包。因此,学校不得不解除与刘国强的劳动关系。

  学校否认20年工龄

  员工申请仲裁确认

  “学校不再自办食堂了,我当然不用再管理这方面的工作了。可我当时还兼任学校的保安队长,学校的保安工作、保安岗位还存在,怎么非得让我走呢?”刘国强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嘴上没这么说,也没这样问。

  刘国强认为,自己当过兵,在部队就讲对党对人民绝对忠诚,所以,转业到学校后一直坚持这一信仰,对学校也做到绝对的忠诚。这一点,他已经用实际行动作为证明。

  “学校要求我离开,我可以离开。但是,我这20多年的工龄,学校应当按照法律予以补偿吧!”刘国强说,按照《劳动合同法》第47条规定,经济补偿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其离职前12个月的平均工资为3500多元,学校应当给其7.7万元经济补偿。

  为此,刘国强找到校长谈经济补偿一事。校长一听,马上说,其只认可自己到学校当校长期间的工龄,即按2年的工龄向刘国强支付经济补偿。

  跟学校没法谈了,刘国强想到了劳动争议仲裁。

  “如果认定学校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关系,学校就应当担负赔偿责任。到那时,学样向我支付的就不是22个月的经济补偿了,而是金额增加一倍的经济赔偿!”刘国强试图与学校进一步商量一下,但他已经无法进入学校大门了。

  不得已,他向仲裁机构递交了仲裁申请书。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北京调整社保待遇标准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