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

劳动维权

全日制用工却签非全日制合同

公司用工形式于实不符该不该赔偿?

2020-05-22 07:40:58 来源:劳动午报

  由于对全日制用工与非全日制用工有什么不同,加之对相关法律规定不了解,邢晨曦入职不久即与公司签订了一份劳动合同。事后,她发现自己虽然与别人一样按时上下班,但工资不仅低一大截儿甚至连社保都没有。一打听才知道,她属于非全日制用工。

  知道真相后,邢晨曦认为自己被公司骗了,要求仲裁及法院确认她与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同时向其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近日,法院终审判决确认其与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但未支持其索要二倍工资差额的请求。

  法院的判决理由是,虽然用工形式与实际不符,但双方之间仍然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只要签订有劳动合同,就不适用《劳动合同法》第82条第1款规定由用人单位支付二倍工资。

  天天按时上下班

  身份竟是小时工

  邢晨曦是2017年底进城打工的,先后在宾馆、饭店当过服务员,但时间都不长,也未签订过劳动合同。2018年春节过后,她的租住房屋附近有一家超市招聘理货员,她就去应聘并且面试一次就通过了。

  2018年3月1日,邢晨曦到岗上班,工作时间是上午10点到晚上7点,中间1个小时的吃午饭时间。过了几天,即同年3月11日,公司通知她签订劳动合同。当时,她也看到合同封面上写的是《非全日制劳动合同》,但未在意。

  “这份劳动合同上有合同期限、工作内容、工作时间、劳动条件、劳动纪律、劳动报酬、社会保险、合同的变更、解除、终止和经济补偿等内容,但社会保险一栏是空白,未作约定。”邢晨曦说,月底发工资时,她发现自己的工资比同事低。进入第二个月后,公司还没有给她缴纳社会保险费用。

  邢晨曦一直工作到2018年4月30日,第二天,她以公司拖欠工资为由提出离职。公司在同年5月23日才向她支付了上个月的工资。同年7月,她向仲裁机构申请劳动争议仲裁,在庭审中她才知道自己虽然每天工作8个多小时、按照规定时间上下班,但她的身份是小时工,不是全日制用工。

  劳动关系获确认

  二倍索赔被驳回

  仲裁委作出裁决后,公司及邢晨曦均对裁决内容不服,并在法定期限内起诉至法院。法院于2018年10月作出判决。该判决对邢晨曦的月均工资标准进行了认定,同时,确认公司与其在2018年3月1日至4月30日存在劳动关系。

  该判决还驳回了邢晨曦要求公司支付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赔偿金的主张。对其要求公司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的诉求,则以该请求未经仲裁前置程序为由不予处理。

  对于上述判决,公司提起上诉,但被二审法院驳回。邢晨曦为追讨二倍工资差额,在第一次仲裁后又提起第二次仲裁,要求公司向其支付二倍工资差额2310元。该请求被仲裁驳回,她又诉至法院。

  法院审理认为,虽然邢晨曦称其被欺骗签订了《非全日制劳动合同》,该合同属于无效可撤销合同,但是,该合同就算无效也不等于无书面合同,恰恰是因为有了该书面劳动合同,才能判定其是否有效。因此,应认定双方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

  对于用工形式与事实不符问题,法院认为,尽管公司与邢晨曦在履行劳动合同过程中,其平均日工作时间以及劳动报酬结算支付周期超过了约定时间,但该行为应视为双方对劳动合同约定的工作时间和工资支付周期进行了实质变更,并不能否定双方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的事实。因此,对其要求支付二倍工资的主张不予支持。

  依照《劳动合同法》第82条第1款规定,法院判决驳回邢晨曦的诉讼请求。

  二倍工资属惩罚

  若有合同就不罚

  邢晨曦不服法院判决,在法定期间内提起上诉。她的上诉请求是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公司向其支付在职期间未签订全日制劳动合同二倍工资。其理由是:公司虽然与她签订《非全日制劳动合同》,但双方实际用工不符合非全日制用工,且生效判决已认定双方“系非全日制用工关系”不成立,故应为全日制用工。此外,公司滥用非全日制劳动用工,行全日制用工之实,侵犯了劳动者合法权益。其利用优势地位,欺骗、胁迫劳动者签订《非全日制劳动合同》,该合同只是一个合同名称,是无效的。

  公司辩称,双方建立劳动关系是出于真实意思表示,双方之间的确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至于合同约定的每日工作时间与实际工作时间是否相符,属于劳动合同内容实际履行问题,并不能因此而否认双方已签订书面劳动合同的事实。因此,邢晨曦的诉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当予以驳回。

1 2 共2页

编辑:李方

维权副刊

新闻排行

热点专题

  • 热点专题

    阻击疫情,工会在行动

  • 热点专题

    穿越寒冬传递春的温暖——全国工会20...

  • 热点专题

    酷暑时节 “娘家人”为职工“遮阳”

  • 热点专题

    全总召开“工会关爱快递员”新闻发布会

  • 热点专题

    让210万快递小哥感受“娘家”温暖

法治观察

  • 熊孩子打赏主播,不能满足于退钱了之

    国务院新闻办5月19日举行新闻发布会,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

  • 谁来遏制“从天而降的伤害”

    十大典型案例之首的是杨某兴泄私愤高空抛物、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2018年12月22日下午,杨某兴因退还租房押金问题民警到场劝解后,杨某兴继续往楼下扔床垫、餐具等物品,并以自杀、扔煤气罐等方式与民警对峙。直至当晚11时许,民警破门而入将杨某兴抓获。

法律文库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