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

法治传真

民法典中家事代理制度的特点与司法适用

2020-09-24 15:27:56 来源:人民法院报

  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条首次在立法上规定了家事代理制度。正确理解和把握民法典家事代理制度的一般规则及其特点、家事代理的特殊规则、家事代理中的家事表见行为的法律适用等问题,是准确适用民法典家事代理制度的关键所在。

  一、日常家事代理的一般规则及其特点

  家事乃家庭事务。家事的范围很广,仅从家事的大小或对家庭影响程度上考察,即有重大家事与日常家事之别。所谓“日常家事”,是指维持日常家庭生活必要之事务。至于日常家事的具体内容或范围,应当根据不同家事的具体性质、不同家庭的家事管理习惯以及不同家庭的经济状况而定。

  通常所说的家事代理主要指日常家事代理。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条第一款规定,“夫妻一方因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而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对夫妻双方发生效力”。这是家事代理制度的一般规则。日常家事代理的最大特点是:行为自决与效力辐射。行为自决,就是不需要来自对方授权,自己独立决定。效力辐射,就是一方的行为效果辐射于另一方,对双方具有约束力或法律效力。在日常家事代理中,一方的行为代表或视为共同行为,一方的意思统摄另一方意思。在形式上看,日常家事代理是个人行为,在法律上,它是拟制的共同行为。因而,一方的日常家事代理行为产生夫妻共同行为的法律效果。

  家事代理的基本性质决定了家事代理与其他代理相比,具有不同特点。

  (一)家事代理是一种复合代理。家事代理是基于婚姻或夫妻身份而产生的一种复合型代理。其具体表现在:

  1.权利义务复合。家事代理既是权利又是义务,即权利与义务密不可分。如配偶一方患病缺少医疗费时,另一方配偶有权对外独立借贷为其治病。同时,另一方配偶也有义务借款为配偶治病。这里夫妻一方对外借贷为配偶治病既是权利也是义务。

  2.决定权与代理权复合。即家事代理既有自己独立决定因素,又有代理对方的因素,二者复合。

  3.代理与被代理复合。夫妻之间你可以代表我,我可以代表你,互为代理,互为被代理,代理与被代理相互转换。这与一般代理大有不同。在一般代理中,无论是委托代理还是法定代理,被代理人与代理人的身份或法律地位是明确固定不变的。

  4.利益复合。家事代理行为所生利益,既包括自己的利益,也包括对方或家庭利益,形成利益复合体。

  5.法律责任(义务)复合。家事代理的法律责任不是由被代理人承担,也不是由代理人承担,而是互相都有责任,共同承担法律后果。

  (二)家事代理权具有强制性。家事代理权具有当然性、强制性,非有法定原因,不得剥夺或限制。婚姻关系或夫妻身份是家事代理权产生的基础,只要婚姻关系存在,没有法定事由,不得限制。

  (三)家事代理权具有平等性和独立性。即丈夫或妻子具有同等家事代理权,且无须事先征得另一方同意,可以根据家庭需要随时随地独立行使。

  (四)家事代理权的范围具有特定性。家事代理权的范围是家务,仅限于日常家庭事务。

  (五)家事代理权滥用的法律效果具有内外区别性。家事代理不能逾越合理范围或危害家庭利益。一方滥用家事代理权或者利用家事代理权损害另一方利益的行为,其法律后果内外有别。即在夫妻内部由行为人个人承担责任,但对外则应区分第三人是否善意,如果第三人存在善意,夫妻另一方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即善意第三人可以向夫妻双方主张权利,夫妻他方对善意第三人承担责任后,再向行为人追偿。

  二、家事代理中两种特殊规则的理解与适用

  民法典家事代理制度除了前述一般规则和特点外,还有对内不生效力与对外不生效力的两项特殊规则。即夫妻一方与相对人另有约定的,对内不生效力;夫妻一方限制另一方的家事行为,对外不生效力。

  (一)对内不生效力规则的理解与适用

  根据家事代理制度的一般规则,夫妻一方的家事代理行为,在夫妻内部对双方发生效力。但民法典则有对内不生效力的特殊规定,这就是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条第一款“但文”规定的“夫妻一方与相对人另有约定的除外”情形。具体说,夫妻一方在从事家事代理活动中与交易相对人约定由行为人本人承担责任的,对夫妻另一方不生效力,即另一方不承担责任。需要指出的是,“夫妻一方与相对人是否另有约定”发生争议时,由主张“夫妻一方与相对人另有约定”的夫妻一方承担举证责任。

  (二)对外不生效力规则的理解与适用

  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条第二款规定:“夫妻之间对一方可以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范围的限制,不得对抗善意相对人。”这里的“限制”,是指限制一方可以独立实施的日常家事行为。重大家事属于应当由夫妻共同决定不能独立实施的事项,不在限制范围。这里的“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是指该限制对善意第三人不生效力。判断该限制是否对抗第三人,核心要看第三人是否属于“善意第三人”。“善意第三人”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不知道夫妻一方被限制日常家事代理权;二是无法判断被限制一方的行为属于滥用家事代理权,即其行为外观具有表见家事特征,第三人足以信赖属于家事行为。如果第三人虽然不知道夫妻一方被限制日常家事代理权,但被限制一方所从事的行为明显不属于日常家事行为,第三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属于滥用日常家事代理权(如在赌场借贷赌博),也不属于善意第三人,其行为不对他方产生效力,另一方可以对抗第三人,即不对第三人承担责任。

1 2 共2页

编辑:尹文卓

维权副刊

热点专题

  • 热点专题

    抗击疫情,工会在行动

  • 热点专题

    穿越寒冬传递春的温暖——全国工会20...

  • 热点专题

    酷暑时节 “娘家人”为职工“遮阳”

  • 热点专题

    全总召开“工会关爱快递员”新闻发布会

  • 热点专题

    让210万快递小哥感受“娘家”温暖

法治观察

  • 律师执业犯罪原因及防范

    近年来公开通报的律师犯罪案件,涉及的罪名有虚假诉讼、行贿、寻衅滋事等十多种。这些罪名大都是与律师执业相关的犯罪,也有少量与律师执业不相关的犯罪。

  • 刑案中的油泥谁负责处置

    江苏省睢宁县检察院在办理一起涉嫌污染环境刑事犯罪案中,查明冯某等人多次非法处置油泥,运至睢宁县岚山镇陈集村羊山砖瓦厂内共4车98吨。

法律文库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