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

维权故事

他卖掉“亲生”儿子

陈立烽 李汉臣 文/图
2018-05-14 09:15:40

  图为本案庭审现场。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当今社会,“卖儿鬻女”更是被依法严厉打击的违法犯罪行为。近日,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人民法院就依法公开审理了李成拐卖儿童一案。而令人惊讶的是,李成所卖掉的正是他自己的“亲生”儿子,他本人也因此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1

  初恋如梦 相知难守

  李成的家乡在云南某个苗寨。从小由于家庭贫困,父亲整日酗酒,父母关系不好,在他5岁那年母亲离家出走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此后,作为家中长子的他,为了照顾弟弟妹妹,在12岁时便辍学回家,靠帮人打零工赚取家用。

  按照当地风俗,过了青春期的男女就可以相亲了。在李成十五岁那年,经过亲戚介绍,他认识了隔壁寨子的小英。小英眉清目秀,温柔大方,李成从第一次见到她时,就对她深深地着迷了,小英也对这个勤劳体贴的小伙儿心生好感。一来二去,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

  心底暗暗发誓非小英不娶的李成很快通过家里的长辈向小英家提亲,没想到却等来了一个让他始料未及的消息:小英的家人拒绝了他的提亲。

  心急如焚的李成来到寨子边上的槐树下,这里是他和小英经常约会的地点,左等右等也不见小英过来,李成决定去小英家里找她。

  “你过来做什么?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就你这样配得上我们家小英吗?你阿爸那个酒鬼除了喝酒还会做什么?看看你们家里里外外有一件像样的东西吗?以后再来纠缠我们家小英,我打断你的腿!”刚向小英的父亲说明来意,李成就被泼了一头冷水。得知小英已经去外地“过好日子”了,这时他才真正意识到他和小英之间的距离,是如此遥远。

  李成失魂落魄地回到寨子边的槐树下,“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李成一遍一遍地哼着这首小英最喜欢的歌,泪流满面。初恋对他来说就像梦境一样,残酷而清醒地破碎了。

  后来,为了生活,也为了离开伤心之地,李成经过寨子里的亲戚介绍,来到福建省龙海市打工。在这里,他认识了老家来的姑娘王小花。很快,两个人回到老家结婚生子,在第三个小孩出生后,他又独自一人回到龙海打工。小英在他脑海里已经逐渐淡去。

  2

  旧情如火 他乡重逢

  2008年夏天的一个下午,台风即将登陆。李成在菜市场买完菜回住处的途中,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这声音虽然已是遥远的记忆,却令他魂牵梦萦,他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槐树下那张清秀的面庞。他瞬间有些恍惚地转过身来。

  “阿成?你……你是阿成?”

  “小英?你……”

  “是我啊,阿成。真想不到,在这里碰到你。”小英美丽的大眼睛里装满盈盈的笑靥。

  “你……你……还好吗?”

  “不好。”小英的双眸暗了一下,随即问道:“你现在要去哪儿?”

  “我刚买完菜准备回去做饭了。你呢?”看到心爱的女人皱着眉,李成的心不知不觉地揪了起来。

  说到现状,小英的眉皱得更深了,低下头沉默地摇了摇。李成才知道当年分开后,小英到广东、福建多地打工,最近小英刚刚离婚,而且没了工作。想到分别后这些年的遭遇,两个人相对无言。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回到李成的住处,两个人配合默契地做完饭,心不在焉地吃着。李成一点一点地品味着离别多年的相思之苦,他似乎有很多话要向小英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得安静地听着小英细细述说这些年的心路历程,感受她的悲喜。当话题不经意间回到那棵槐树时,小英眼含热泪:“阿成哥,这些年只有你对我最好了,我……”

  李成心里早已懊恼不已,心爱的姑娘在受苦时,自己在哪里?当年自己为什么不去找她?为什么自己结婚这些年日子那么乏味?还不是因为他娶的人不是小英。而现在小英就在眼前,这是老天爷让他们在一起呀。尘封的感情像火一样被重新点燃,李成为小英租了房子,两人正式成为秘密情人。后来,两个人来到龙岩永定,在一家啤酒厂打工。

  3

  意外怀孕 合谋卖子

  “阿成,我怀孕了。”两个人在一起两个多月后的一天,小英突然告诉李成。

  该怎么办?李成想到自己家里还有三个孩子,就觉得头痛不已。自己微薄的薪水养活一大家人已是十分拮据,实在是不堪重负了,这个孩子无论如何不能要。

  “如果你不能和我结婚,我是不会要这个孩子的。我一个人无依无靠的,拿什么养活?”小英似乎猜到了李成的心思,直截了当地说。

  “你是知道的,我每个月的钱都要固定寄回家里去,最近开销比较大,我手上已经没什么钱了。这几天我抓紧想想办法,争取早点去把孩子打掉吧。”

  过了一段时间,李成还是没能借到钱。眼看着小英的肚子越来越大,小英每天都在催他,为此两个人没少生气。这天下了班,李成没有回去,而是到附近的一家小卖部看电视,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小英了。

  在小卖部里,一群工友也在围坐着看电视,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听说本地人喜欢生娃,尤其是男娃,很多人拼了命也要生个男娃。”一个老乡说道。

  “那要是生不出来咋办嘛?”

  “那就买一个呗,男娃在这边很值钱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工友们七嘴八舌地聊着,李成想到了小英肚子里的孩子。

  等大多数工友都已散去,小卖部只剩下一个叫林霞的当地阿姨时,李成试探着向林霞询问刚才工友们讨论的话题。

  “他们说的是真的,我老家就有个表弟,两口子生了两胎了,都是女娃儿。一家人做梦都想要个儿子,可算命的说了,他们这辈子没有生儿子的命。所以他们想抱养个儿子,不白抱,都会给钱的。”林霞告诉李成。

  李成听到这儿,脑子里灵光一现,立刻回家告诉了小英。

  小英一听,也来了精神。万一运气好生了个儿子,按当地“习惯”,这“收益”没准能抵得上打工好几年挣到的钱呢。这真是稳赚不赔的“好买卖”。

  “丑话说前头,这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钱我是要拿大头的。”小英直截了当地说。“是,是,‘老婆’辛苦了,应该的。”盘旋在心头的愁云被一扫而空,两人越想越开心。

  于是李成和小英又和好如初,李成每天精心伺候着小英,只等着瓜熟蒂落的那天。为了照顾小英,这年的春节,李成谎称要留厂值班,破天荒地没有回老家过年,留在永定专门照看小英的饮食起居。

  第二年,小英顺利地生下了一个孩子。让两个人高兴的是,真的生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娃。

  两个人很快联系了林霞,让林霞帮忙联系了其在永定的表弟赵雄以及弟媳孙柔。双方商量后,约在李成家中见面。

  孙柔第一眼见到小宝就非常喜欢,伸手逗弄孩子,说:“这孩子长得好,皮肤那么白,比你们夫妻俩都白呢。”

  林霞在一旁也跟着笑:“是呢,这孩子养得好,奶水足,自然白得很。”

  孙柔说:“我能抱抱孩子吗?”小英冷笑一声,说:“钱拿来,孩子就立刻给你抱。”李成一听这话里带刺,用手肘碰碰小英,一脸陪笑道:“刚睡醒呢,人还迷糊着,你别介意,哈哈,这屋子热,我们到外屋喝茶去。”

  林霞也帮忙圆场道:“是了,以后都是一家人了,不急,不急,先喝茶去。”四人便起身往屋外走去。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双方同意以36999元将一个月大的婴儿“送”给了赵雄夫妇,并约定以后两家人不再来往,断绝一切联系。签协议时,小英先写,然后推给李成,李成一看协议上她签了自己妻子的名字,先是疑惑,继而想到她还要嫁人,签上自己妻子的名字掩人耳目,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吧,便不再多说。

  小英数了数信封里的钱,确定是36999元后,便把孩子交到孙柔怀里。虽然早就做好准备了,但在孩子交给孙柔的一瞬间,李成还是有些依依不舍,只好咬着牙把脸转到一边去。

  赵雄夫妇虽已是小宝的“父母”,此刻心里却含着一丝歉意,一时不知如何安慰对方。林霞先打破了僵局:“小宝醒了呢,这双眼睛又大又黑,真像妈妈呢!”小英听了,看了看小宝,沉默地回里屋去了。

  赵雄夫妇抱着孩子离开后,小英就把6999元给了李成。

  李成口袋里揣着卖儿子的几千块钱,心里也不是滋味。他翻着手机里小宝的照片,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亏欠这个儿子了。

  小宝离开后第七天,傍晚时李成回到家里,却发现小英没有像以往那样做好饭菜坐在桌边等他一起吃饭,打电话也没接,等到晚上十点,他再打小英电话,已经关机了。他猛地从床上跳起来,打开衣柜,发现里面只有他的衣服,他这时才发现,屋子里所有关于小英和小宝的东西都不见了。

  “这样也好,走了也好。”李成喃喃自语道。他和小英能在异乡再续前缘就已经填补了他人生最大的遗憾,再说小英跟着他也没啥前途,两人本是“合伙做买卖”,现在“买卖”结束了,人也该散了。

  小英这个名字,便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再也没有出现在李成的世界里。

1 2 共2页

来源:人民法院报
编辑:王砚

维权副刊

新闻排行

热点专题

  • 热点专题

    起底老年人消费的N种大骗局

  • 热点专题

    2018全国两会热点“工”话题

  • 热点专题

    5年两高报告中的农民工权益保护

  • 热点专题

    “尊法守法·携手筑梦”全总与教育部联...

  • 热点专题

    13位人大代表签名呼吁:劳动法律硬起...

法治观察

  • 聚焦儿童免票

    据统计,我国不少公共场所儿童免票标准都在1.2米至1.3米之间。但由于营养状况和成长环境的改善,儿童平均身高早已达到甚至超过这一标准。

  • 台州环卫工 挨打事件何时了

    本报讯记者孟万成通讯员陈赛报道环卫工是平凡又可爱的人,他们冒严寒、战酷暑,才换来我们舒适的人居环境,他们是城市的美容师。

法律文库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