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

维权故事

这些“老娘舅”心里装着“为人民服务”

赵竺安
2018-07-11 10:41:01

  上海滩有这样一群“老娘舅”:每个接待日,他们都精神抖擞地出现在接待大厅里,耐心地听取来访人的诉求,哪怕已经听了无数遍,他们还是会认真聆听、记录;一次次解释政策,劝慰当事人,并将诉求转达业务处室和有关部门。平时,他们勤学苦练业务技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长和绝招;他们围绕工作的重点、难点,向上级部门提供信息,供领导决策。

  在长期的接待中,他们既面对九旬老人,又面对稚龄孩童,他们每个人都有一颗为民服务的热心肠。在服务岗位上,他们始终牢记三个“到位”:群众诉求合理解决问题到位;诉求无理的思想教育到位;生活困难的帮扶救助到位。

  本次讲述请来了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信访办负责人,由他讲述该信访办这些“老娘舅”的故事。

  失去母亲的孩子拿到了补助

  好多次,我的朋友与我开玩笑,说这世上三件事最难。中国足球队教练难当,动迁办拆迁工作难办,还有就是信访人员“一手牵两头”的沟通工作难做。

  诚如朋友所言,信访工作某种程度上,确可以称之为“天下第一难”。因为前来咨询、上访的,都想满足他们的诉求,但他们的诉求,有的合理合法,有的合理不合法,有的不合法也不合理……作为信访人员,必须在严守法律底线的基础上,竭力化解矛盾,在当事人与有关部门之间搭建一座桥梁。这样的“老娘舅”,当得确实很辛苦;但这样的“老娘舅”,对当事人来说,却也像久旱逢甘霖,让他们感受到了上海这座城市的温度。

  去年7月,我们信访办徐老师在接待过程中,看到一对老夫妻匆匆忙忙地走来,他俩神情焦急、悲戚,臂上戴着黑纱。拥有20多年信访阅历的徐老师马上做出判断:老夫妻肯定遇到不幸的大事。他赶紧招呼这对老夫妻坐下,请他们慢慢叙述。

  老人告诉徐老师,他们的独生女儿才30多岁,4月时因病过世,他们是来打听办理丧葬费事宜的。根据他们提供的材料,徐老师耐心审核后,认为他们的女儿是参保人员,符合办理条件。本来,事情到此也算结束了,但徐老师是个细心的人,他主动询问了老人女儿的家庭构成情况。经过攀谈,他了解到,老人的女儿离婚后,留下一个8岁孩子,孩子由他们抚养,他们只有微薄的退休金,生活很困难。徐老师认为,孩子符合领取遗属补贴待遇。考虑到老人身体状况不佳的因素,他马上找到我,向我汇报了情况。本着急事急办的精神,我与徐老师当即联系了经办机构,详细说明了情况。得到对方确认后,徐老师又反复叮嘱这对老夫妻,回家赶紧去办理。

  一周以后,徐老师见老夫妻没有音信,不放心的他又主动打电话过去询问。老太太告诉他,孩子的待遇问题落实了。本来,他们是想上门感谢的,但老爱人丧女悲伤过度,生病了,这件事也就耽搁下来了。

  徐老师闻言,又是一阵劝慰。放下电话后,他心里搁着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民有所呼,我有所应”,是我们人社局信访办的一项工作制度,许多年以来,也是我们的一项行为准则。为了更好地服务好首访的特殊困难人群,我们建立了回访制度,虽然这项制度增添了我们的工作量,但能够看到特殊困难人群的问题得以解决,我们的心里充满欣慰,也为自己从事的职业备感自豪。

  “老访户”送来十多本学习笔记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碰到一些“老访户”,这些“老访户”的诉求虽然有其合理性,但由于当事人自身的耽搁,政策的衔接等历史原因,致使他们的权益得不到落实。对于这种情况,我们就想方设法地与各方沟通,尽可能地化解矛盾。

  有一位老先生曾经多次前来我们信访办上访。他在20世纪80年代就下海经商,几经波折,尝尽酸甜苦辣,1993年,本市开始实行社保制度,由于老先生没有单位,他也没有缴纳社保费的意识,社保账户一直没有建立。时光荏苒,到达法定退休年龄后,老先生想领取退休金,却发现无法享受待遇。

  老先生认为,自己在国有企业干了30多年,国家就应该给他“养老”。而在21世纪初,上海曾经为解决老职工养老待遇问题出台过参保缴费政策,只要他参保缴费,就可以享受退休待遇。按理说,老先生应该抓住这个难得的机遇。遗憾的是,他认为自己已经这么大年纪了,一来生活拮据,再参保缴费有相当大的难度;二来“不服气”,希望不参保、不拿出这笔钱也可以退休。

  《社保法》出台后,上海按国家新规定,调整了原有政策,机会就这样与他擦肩而过。

  时至今日,按他的条件,只能办本市居民保险,但倔强的老人始终坚持认为自己应该享受城镇职工退休待遇。一边是国家政策,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一边是当事人坚持自己的主张,认为享受退休待遇是自己的权益。面对这一无法解决的矛盾,长期接待老先生的潘老师找我商量。潘老师认为,老先生的档案材料十分齐全,其工龄证明清晰,无法办理退休手续,主要还是他个人延误了超龄参保、补缴费用的问题。考虑到老人家年事已高,往来不便,安全成为大隐患,如果能够突破“瓶颈”,仍按原有政策,通过多方努力,这个“老访户”的问题也就有希望迎刃而解了。

  经过对材料的深入研究,我们跨前一步,走访了这位老先生以前工作过的单位,详细介绍了情况,希望单位能够伸出援手,帮助老人解决退休待遇问题。单位同意给老人补缴参保费用后,我们又找到老先生,告知他,参保既是单位的义务,也是个人的义务,希望他个人拿出一部分费用参保,抓住大家共同努力才出现的转机。

  在我们的说服下,老先生终于想通了。办妥退休手续后,老先生为了感谢信访办和潘老师,不仅送来了锦旗,还送上了他记录了数十年的十多本学习笔记,我们留下了一本作为纪念。

  有人认为,信访人员与信访工作者是“天敌”,水火不相容。我们却认为,信访者与信访工作者虽然处在不同的位置,但解决问题则是共同的目的,作为我们来说,要多多换位思考。对于历史遗留问题,能办的我们必须尽力而为。当然,任何问题的解决,也需要社会各方的支持。

1 2 共2页

来源:劳动报
编辑:王砚

维权副刊

新闻排行

热点专题

  • 热点专题

    多地上调高温津贴 这笔钱你领到了吗?

  • 热点专题

    起底老年人消费的N种大骗局

  • 热点专题

    2018全国两会热点“工”话题

  • 热点专题

    5年两高报告中的农民工权益保护

  • 热点专题

    “尊法守法·携手筑梦”全总与教育部联...

法治观察

  • 在员工身上“薅羊毛”,可耻!

    “薅羊毛”原本是用于形容从各类公司优惠政策中获利的行为,没想到,如今也被一些不法企业用到了员工的身上:入职员工体检要交体检费,服装有置装费,还有劳动工具押金,培训费等等,凡是要入职,就得先交钱,且名目各异,不一而足。

  • “罚吃生苦瓜和生鸡蛋”是病态的企业文化

    17名准大学生和中专生,打暑期工时没有完成业绩,被罚吃生苦瓜和生鸡蛋。宜昌市夷陵区一婚纱摄影会馆,发生了这样的怪事。

法律文库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