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

维权故事

“河北工伤先行支付第一案”当事人邱义松的八年维权路

2019-04-12 13:58:51

“三只脚”破冰工伤先行支付困局

——“河北工伤先行支付第一案”当事人邱义松的八年维权路

2012年12月13日,邱义松和母亲赵金芳在出租屋内,此时他提起的交通赔偿诉讼和工伤诉讼均处于胶着状态。

2019年3月10日,邱义松和母亲赵金芳在一起,此时他已经获得首批37万余元工伤保险待遇执行款。

2019年3月8日,在石家庄一小区,邱义松准备上车,该车是他临时在石家庄市租用的。他的驾车里程已超过15万公里,汽车使他实现了无障碍出行。

2019年3月13日翻拍的邱义松2017年10月发布的朋友圈,他正为在大理开设的客栈安装汽车充电桩。

  从2012年邱义松提起工伤诉讼,到他成为河北工伤先行支付第一人,2019年获得首批37万余元工伤保险待遇执行款,张士谦为其进行了六次代理,均是法律援助。 2019年3月30日,“河北工伤先行支付第一案”当事人邱义松收到了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邮寄给他的行政裁定书,石家庄市社保局不满终审判决申请再审已被省高院驳回,他获得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已无异议。邱义松填好回执单,按上手印,那一刻,他感觉阳光前所未有的温暖和明亮。

  独腿小伙“杠上”社保局

  2010年7月17日,邱义松经历了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三只脚”的故事从这一天正式开始。

  石太高速,一辆满载游客的大巴车与一辆拉煤车重重地撞到一起,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邱义松瞬间血肉模糊。哭喊声、求救声,淹没一切美好。

  事发时,邱义松是车上的导游,刚大学毕业一个月。旅行团从锦山风景区游玩归来,多数人疲惫地进入了梦乡。紧张中,他被搬上救护车,左腿像一根没上发条的钟摆,甩来甩去。再醒来时,整条左腿已不存在。5个月前,爸爸确诊肺癌晚期;在距离23岁生日不到两个月时,他又要面对左腿高位截肢的现实。

  出院后,邱义松搬到了大学室友的住所——石家庄市西里小区一个阴暗的地下室。2011年初,邱义松的爸爸病重离世。邱义松和妈妈赵金芳相依为命,并背上了为父治病借下的20万元外债。

  邱义松身上有一股韧劲儿。他说自己信命,既然老天给了他不一样的命运安排,他就要活出不一样的人生。在这个地下室,他适应了一条腿的生活,还幽默地称自己有“三只脚”:一条腿和两根拐杖。社会上的好心人给他捐了假肢和轮椅,可他更喜欢拐杖。他说假肢好看但不实用,轮椅舒服但不灵活,拐杖不仅让他灵活行走,蹦跳自如,还能骑单车。

  “旅行社没跟我签劳动合同,也没给我缴纳工伤保险。”面对高额赔偿,旅行社逐渐失去耐心。邱义松决定用法律维权,这时他遇见了同样有一股子韧劲儿的青年律师张士谦。邱义松把维权经历比喻成一次航海破冰之旅,他自己是发动机,而张士谦则是掌握方向的舵手。

  在张士谦的指导下,邱义松按照法律程序一步一步走。劳动仲裁、一审、二审,2011年9月,他和旅行社之间的劳动关系成为判决书上板上钉钉儿的事实。2011年12月,邱义松所受伤害被认定为工伤。然而,这份姗姗来迟的工伤认定书,却成了邱义松后来申请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的关键。

  和旅行社打了两年多官司,邱义松胜诉了。偏偏这时,旅行社被吊销营业执照,邱义松只得到了旅行社在市旅游局的五万多元保证金。

  “申请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吧,肯定能赢!”2011年7月1日《社会保险法》施行,第四十一条规定:“职工所在用人单位未依法缴纳工伤保险费,发生工伤事故的,由用人单位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用人单位不支付的,从工伤保险基金中先行支付。”律师张士谦认真研究,邱义松的工伤认定恰在社保法实施之后,符合先行支付的条件,走这条路,可行。

  然而,当邱义松向石家庄市社保局提交申请时,大厅工作人员告诉他:没有这项业务,无法办理。“法律有明文规定,地方却不落实。”从此,邱义松与社保局“杠上了”。

  首轮“交锋”失败,一审判决胜诉

  在与社保局的首轮“交锋”中,邱义松失败了。原石家庄市桥东区人民法院认为邱义松应向用人单位所属区级社保经办机构提出申请,因此驳回了他的诉讼请求。首“战”失利,并没有挫伤邱义松的信心。他和母亲坚信,只要法律规定有他们的合法权益,就一定要坚持到底。

  2013年11月,邱义松向石家庄市桥西区社保局提交了申请,4个月后这一申请才被受理。又过了一个多月,桥西区社保局称市社保局尚未批复,无法办理。这一次,邱义松将市社保局和桥西区社保局一起告上了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

  案子的胜败关乎邱义松后半生的生活保障,母子俩开始频繁地出入法院和社保局,打探消息,问案件进展。从出租房出来走哪条路去社保局路程最短、红绿灯最少,从社保局出来去法院怎么走不堵车,被邱义松摸得一清二楚。母子俩几乎天天在路上,困了就睡在马路上。邱义松拄着双拐,蹦不稳了就“咕咚”摔地上,身上的淤青数不清。夏季,电闪雷鸣,母子俩蹚着雨水缓缓前行;冬季,雪天路滑,母子俩走在咯吱作响的雪地里。这些年,邱义松用坏了百十来个拐杖头,而母亲则磨坏了双膝。

  还没看到胜利的曙光,邱义松却发现了妈妈的反常。老伴去世,儿子残疾,在接二连三的打击下,邱义松的妈妈患上了抑郁症。邱义松从小就有一个梦想,长大后挣了钱带爸妈去旅行。爸爸不在了,他不想让这种遗憾也发生在妈妈身上。

  “老天夺去了我的一条腿,不是让我生活变坏,而是让我绝地反击。”自从失去了左腿,邱义松的胆子变大了,只要他认准的事,就会坚持到底,因为他害怕哪天意外再次发生,想做就来不及了。2014年,邱义松拿到了交通事故赔偿款后,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买车,带妈妈自驾游。4年前的车祸阴影挥之不去,妈妈立马阻止了他。邱义松飞驰的心早已在路上,他用实际行动向妈妈证明自己能够无障碍生活,半年后妈妈点头同意。

1 2 共2页

来源:中工网——《河北工人报》
编辑:李方

维权副刊

新闻排行

热点专题

  • 热点专题

    多地上调高温津贴 这笔钱你领到了吗?

  • 热点专题

    起底老年人消费的N种大骗局

  • 热点专题

    2018全国两会热点“工”话题

  • 热点专题

    5年两高报告中的农民工权益保护

  • 热点专题

    “尊法守法·携手筑梦”全总与教育部联...

法治观察

  • 小额贷款公司行业发展迅猛 却面临“无法可...

    非存款组织放贷条例亟需尽快出台小额贷款公司行业发展迅猛却长期无法可依专家建议一笔3万元的贷款,就让农民养殖户冯某度过了难关。发放这笔贷款的,是一家小额贷款公司。按照原银监会的认定,小额贷款公司是由自然人、企业法人与其他社会组织投资设立,不吸收公众存款,经营小额贷款业务的有限责任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

  • “苏大强”“葛优躺”:走红表情包版权算谁...

    电视剧《都挺好》的热播让剧中父亲一角“苏大强”成新晋网红,其表情包在社交媒体中刷屏。事实上,名人或著名角色的表情包在社交媒体中的使用由来已久,包括“葛优躺”“小岳岳系列”“周杰系列”等。在法治意识增加的当下,人们也开始关心表情包背后的法律问题及责任。简单地讲,表情包的法律问题主要涉及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表情包作者因创作产生的权利;另一方面则是表情包作者的创作和传播行为

法律文库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957号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