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维权频道法治观察-正文
杭州保姆纵火案拷问家政市场
http://www.workercn.cn2017-07-06来源: 浙江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赌徒,怎么会变身“保姆”?

杭州保姆纵火案拷问家政市场

  夏晓茵整理 杭州蓝色钱江小保姆纵火案令人痛心。一位年轻的母亲,同她三个可爱的孩子,永远留在他们甜美的梦乡里,再也没有醒来。经公安机关调查,纵火嫌疑人莫某晶,是死者家中的保姆。触动社会神经的,是“保姆”这一社会身份。随着媒体调查的深入,加诸其上的标签还包括:涉嫌偷窃,嗜赌如命,四处躲债,而且陷入官司。这令人震惊:如此沾染恶习、人品低劣之人,是如何经过家政公司的审核,当起了别人家的保姆?

  保姆直接参与雇主的家庭生活,了解掌握雇主的家庭情况和个人隐私,按理说,家政公司对保姆的身份信息、身体状况、性格心理、人品德行,都应当进行全面的审核和考察,并毫无保留地披露给雇主以供其参考。莫某晶如此顺利地成为这家人的保姆,雇主一家是否毫不知情?如果当初雇主能够了解到莫某晶的过往经历,是不是一开始就不会雇她?

  记得几年前广州的“毒保姆”吗?这个保姆用尽方法杀死70岁的雇主,竟自称只是为了早点拿到工钱,而这仅仅是她涉嫌制造的另外9宗故意杀人案中的其中一件;还有,育儿嫂猛摇婴儿头部假装哄睡孩子,屡见不鲜的保姆殴打、虐待老人……尽管这些“问题保姆”只是个别现象,但不断曝光的问题,却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杭州保姆纵火案与之相隔时间并不久远,而它们的共同特点,都是触及了老百姓“安全感”的神经。

  近年来,家政从业人员的需求量与日俱增,我国家政行业市场规模也在不断扩大。家政,既然已形成“市场”,那么调节市场行为的,就应该是相应的法律。目前家政市场已经浮现出了许多问题: 比如莫某晶当上保姆需不需要有个标准化的“门槛”?需不需要有一个基本的资质和背景的审核? 比如那家上海家政中介公司,是否应该有一套与之相匹配的行业准入制度、资质认定制度和行业监管制度,来进行监督管理?再如莫某晶可以伸手向雇主借钱,这中间是否应该存在有一条职业道德的界线?在她偷窃主人的手表时,脑海中是否该存在有一条法律的红线?当莫某晶们知道雇主的个人信息、孩子情况等私人信息时,是否有有效的机制去保护雇主的合法利益?使他们的安全感得到保障,免遭恐慌侵蚀。对于严重不负责任或者虐待、殴打看护对象以及从业期间触犯刑法的保姆,是否用全国联网的大数据,建立“一票否决”机制,令其终身不得从事这一行业?种种环节,哪一个环节出现疏漏,都可能酿成悲剧。

  “杭州保姆纵火案”令人思考:当我们因这场大火关心人性和安全时,更应当让法治渗透到新事物的方方面面,跟上社会变迁的步伐。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北京调整社保待遇标准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