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维权频道案例库-正文
风险抵押金不能抵消企业责任
http://www.workercn.cn2016-07-06来源: 劳动报
分享到:更多

  日前,有职工就企业收取风险抵押金一事走访本报信访室。企业在经营过程中,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风险,有的企业想把职工责任与企业利益、工作业绩与履行职责进行深度捆绑;也有企业想借此转嫁经营风险,把职工“套”进去……不管出于何种目的,风险抵押金能否收取,如何收取,法律是有相应规定的,企业贸然行事,就会产生劳动纠纷,乃至受到法律的惩处。

  本报就三个案例,特邀劳动法律专家发表他们的观点,以期劳动者与企业能够对风险抵押金窥其一斑。

  案例一

  业务员交抵押金为坏账做担保

  在现实生活中,企业规避风险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但是伴随经济下行,经营前景不明朗,为了防止集中性爆发呆坏账,向员工收取“风险抵押金”,或者扣留一部分工资,竟成为某些公司抵御风险的做法。

  徐先生是一家贸易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5月,公司通知全体职工依层级缴纳“风险抵押金”,一线业务人员缴“金”最多,二线员工次之。如果年底货款还没收回,抵押金将被扣留不予返还,如果货款正常回收,不仅退还保证金,还另有奖励。算下来,徐先生要交给公司两万元,一旦出现坏账,这两万元将会打水漂。

  公司怎么会推出这个办法的呢?原来,前段时间,有一个客户迟迟不付货款,让公司领导很是头疼,便想出了这个主意。领导们认为,一线业务人员是最清楚客户财力状况的。缴纳一定的风险抵押金,可以督促业务人员做好尽职调查,主动催促客户回款,降低系统性风险。

  接到公司通知后,徐先生迟迟不肯签字。他不明白:“公司经营风险为什么要转嫁到员工身上?虽然他是管理人员,对业务人员负有一定的管理责任,但是他不直接接触业务,也不比公司多掌握信息,为什么要由他对客户行为负责呢?况且,他每月拿固定工资,业绩上去了对他没好处,货款收不回来还要倒扣,怎么看都不公平。”但看到同事陆续上交抵押金,徐先生也只得十分不情愿地在风险抵押协议书上签了字。确实,为了保住饭碗,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案例二

  未过保证期,职工工资遭“抵押”

  在建筑行业,企业大量“发包”,同时让管理项目的职工缴纳“风险抵押金”,似乎是并不稀奇的事。如果职工在项目结束前离职,有些企业往往以“未过保证期”为由,拒绝把抵押金退还给职工,并由此闹出了不少矛盾。

  徐建新是一家建筑公司的副总工程师,2008年进企业后订立了劳动合同。2012年8月,徐建新同事王晓东与公司签订《自营项目风险抵押承包责任书》,约定乙方(泗阳雨润广场项目经理部)向甲方(建筑公司)交纳100万元作为承包该项目的风险抵押金。风险抵押金由项目承包班子按比例交纳,包括项目经理王晓东缴纳30万元,徐建新缴纳5万元等。

  公司从徐建新2012年6月至7月工资中扣取5000元、8月份工资中扣取7511元、从徐建新的报销款中扣取27488元。2014年2月,徐建新向建筑公司提出辞职,并要求归还扣取的工资和报销款。建筑公司不同意退还,双方发生争执,诉诸仲裁、一审法院,裁审都支持了徐建新要求公司退还保证金的请求。

  建筑公司不服,向二审法院上诉。公司认为,风险抵押金应依照企业内部管理办法,不属于劳动法调整的范围。双方签订《自营项目风险抵押承包责任书》约定,项目管理人员自愿缴纳,项目盈利则给予管理人员奖励,抵押金也将根据项目考核情况予以返还,是激励项目领导成员实现利益共享的制度。项目经理王晓东作为该项目代理人,其签字对整个项目成员都有约束力。原审法院以徐建新未签字为由而否认承包责任书对其的效力,认为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可收取他的风险抵押金。

  最终,二审法院经过查明,认为徐建新并没有直接与建筑公司签订相关项目风险抵押承包协议,也未对建筑公司工程项目进行过承包,建筑公司以徐建新承包施工项目需要缴纳抵押保证金为由,从徐建新工资收入、报销款中予以扣款,损害了徐建新的合法权益,也违反劳动法律的规定,理应返还徐建新被扣除的工资、报销款。

  案例三

  开“出租车”,必须先交风险抵押金?

  然而,在另一起案例中剧情完全反转。同样是缴纳了风险抵押金,同样是职工要求公司返还,却峰回路转,职工诉求最终没有得到法院支持。

  严英明是一名出租车驾驶员,从2006年起,在大众公司从事司机工作。2009年与派遣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派遣公司将严英明派遣至大众公司处工作,劳动关系从2009年起始,到严英明与大众公司所签的《区域性出租汽车承包合同》有效期满为止。

  2006年、2010年,严英明和大众公司先后签订了两份《区域性出租汽车承包合同》。第一份《承包合同》约定,承包期间,严英明保证每月按时向出租公司上交承包金3050元,另缴纳1万元作为承包风险抵押金。第二份《承包合同》约定,严英明保证每月按时上交承包金2820元,并向大众公司缴纳5000元,作为承包风险抵押金。后严英明要求出租车公司退还风险抵押金和承包金,大众公司拒绝退还,双方告到法院。

  经一审法院审理,法院认为出租车司机与出租车公司之间的关系比较特殊,并非标准劳动关系。在非标准劳动关系中,对劳动争议事项,若双方未有约定而在相应的民事法律关系中有约定的,则依民事法律关系约定进行裁判,对两者均未约定而事后亦不能达成新协议的,则按照劳动关系与其他民事法律关系在整体性标的中所处地位,选取所占比重较大一方的法律关系作为审理裁判的主要法律依据。就本案而言,双方所签订的《承包合同》与劳动关系应视作一个整体性标的,在该整体性标的中,不管是从各分标的大小还是从签订履行合同的目的等情况来看,《承包合同》均占据着主导地位,故对双方在劳动合同中未有约定之事项,在不违背相关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的情况下,应当参照《承包合同》相对应的法律法规进行综合衡量,故大众公司据此收取风险抵押金及运营收入保证金并无不当,严英明要求大众公司予以退还缺乏依据。

  严英明仍然认为收取风险抵押金和承包金无法律依据,上诉至中院,二审法院支持了一审原判,认为《承包合同》并未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应属有效,公司制度在不违反法律法规的情况下,可以参照本市出租车行业的相关规定。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北京调整社保待遇标准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