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维权频道案例库-正文
龙弟妻儿有征收补偿利益吗?
http://www.workercn.cn2017-06-14来源: 劳动报
分享到:更多

  案例:龙弟自幼与外祖居住,监护人系外祖母,后其舅回沪报入户口。20世纪80年代末,外祖父去世,该房由外祖母承租。2003年外祖母去世,2005年龙弟住读在大学,该房由其舅为承租人,后其舅将房屋出租,住到舅妈家。

  龙弟大学毕业,其舅收回房,以自己居住为由,不让龙弟住。由于该房仅12平方米,龙弟只得另租房。

  2014年5月,政府要求征收。龙弟向其舅提出要求住房安置,其舅因舅妈家有房故要求货币安置。龙弟遂向征收办递交了征收愿望书,要求房屋安置,同时诉讼。由于其舅做钉子户,导致征收补偿协议被撤销,龙弟诉讼失去标的,被迫撤诉。龙弟于2014年8月结婚,2017年生育一子,此时获知该房已被强制搬迁,随即以一家三口为原告起诉其舅一家,要求安置。

  原告诉称:其与妻子已结婚,育有一子,根据法律规定,结婚、育子作为同住人无条件限制,因此,要求一家三口作为被安置人,要求安置大套房屋。而舅妈、表妹因另有住房不是安置人,仅舅舅一人属于安置人,故应安置小套房屋。

  被告辩称:原告系欺骗报入户口,其未在该房屋内居住,故不能作为共同居住人。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在被告未出庭的情况下):征收决定做出时原告未婚,儿未出生,故其二人不属于共同居住人。被告之妻另有他房,但其女儿可以认定为共同居住人。遂判决补偿原告25万元,且判令原告支付大部分诉讼费用。

  原告不服,提起上诉。诉称:一审判决事实不清,认识错误,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依法撤销原判,改判支持上诉人原审之诉请。

  被上诉人辩称:其未参加开庭有具体原因,并且向法官请了假。上诉方未在被征收房屋内居住过。

  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上诉人夫妇鉴于被征收房屋面积小而未实际居住使用过被征收房屋,但根据上海市房屋征收与补偿的相关规定,其应属于系争房屋的同住人,属于被征收安置对象。其儿未成年,随父母居住,不应单独享有安置权利,但可适当多分补偿利益。被上诉人妻子、女儿因故并不当然能取得补偿利益,如确属居住困难,其可通过申请国家经适房等方式解决。遂判决,一审判决撤销第一项,维持第二项。龙弟夫妻获大套房屋,被上诉人获小套房屋。

  律师析案:二审判决逻辑严谨,条理清晰,适法清楚。其适用的法律即一再强调在民事法律中经常出现的“结婚、出生不受限制”之规定。该规定早在《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中出现,后出现在涉及户口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中,上海高院解答、公房居住权纠纷研讨会综述等均有论述。(以上均系律师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北京调整社保待遇标准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