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维权频道案例库-正文
工伤事故超认定时效律师积极争取索赔偿
http://www.workercn.cn2017-07-13来源: 中工网——《天津工人报》
分享到:更多

  2015年4月,李某经人介绍到天津某旅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旅游公司”)的工地做抹灰工作。2015年4月14日,工地上一部货运电梯出现故障,李某在维修电梯的过程中被旁边另一部下行电梯砸伤了右脚,随后被工友送到医院进行治疗。住院治疗183天,期间单位只交纳了5万元的治疗费后,就不再支付任何费用,李某因无法继续治疗,后被迫出院回老家休养。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李某来到天津市律协法律援助工作站申请法律援助。工作站经审查后予以受理,并指派天津睿亨律师事务所史瑞英律师承办。

  史瑞英律师接受指派后,多次与李某沟通,向其解释申请工伤认定的时效为1年,本案只能通过诉讼程序解决。律师通过调查了解到,该工地的发包人

  是旅游公司,总承包人是天津某建筑公司(以下简称“建筑公司”),分包人是泰州某劳务公司(以下简称“劳务公司”),劳务公司又将抹灰的项目发包给江某,李某是江某雇佣的工人。为了最大限度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史瑞英律师决定将发包人、承包人、分包人及包工头四方全部诉至法院。

  法院庭审中,双方争议的焦点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李某的诉讼请求是否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二是认定电梯管理方和所有人是谁的问题。针对诉讼时效的问题,本案涉及的三个公司均以原告的主张已超过诉讼时效且不具有合同关系为由进行抗辩。对此,史瑞英律师认为尽管事故发生已超过一年,但李某住院期间及出院后多次找各被告方主张权利,应当视为

  诉讼时效中断。认定电梯的管理人和所有方的问题,江某认为李某作为其雇佣的工人,在修理劳务公司电梯的过程中受伤,应当由劳务公司进行赔偿,但没有足够的证据予以证明,劳务公司对此也予以否认。史瑞英律师认为,根据最高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尽管无法确定电梯的所有方和管理方,主张四被告承担赔偿责任有一定的法律依据。本案经过四次庭审,在法院的主持下,经过律师的不懈努力,各方达成调解方案,李某撤回对旅

  游公司和江某的诉讼,由劳务公司一次性给付李某20万元,如不能按期偿还由建筑公司代为给付。最后各方签订了调解书予以结案。

  本案是农民工工伤维权案件,根据法律规定诉讼时效为1年,但是在1年以内提起诉讼、提出要求或同意履行义务的,适用诉讼时效中断的法律规定,即从中断时起,诉讼时效重新计算。本案中李某多次向各方主张维权符合诉讼时效中断的情形,这成为案件得以有效解决的法理基础,在律师的努力下通过调解的方式达到维护农民工合法权益的目的。

  本报通讯员任蓓蓓董伟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毕业生遇花样就业歧视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