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因疫情防控引发的劳动争议

来源:中工网
2021-02-20 15:51:02

  自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延迟复工复产、人员隔离等防护措施使许多企业经营遭遇困难,并由此在劳动用工方面引发诸多法律问题。记者选取劳动仲裁机构裁判的涉及疫情防控期间劳动争议典型案例,希望能对职工在涉及新冠肺炎疫情的工资、福利待遇等纠纷处理时有所帮助。

  案例一

  用人单位受疫情影响拖欠工资

  职工解除劳动合同能否得到经济补偿

  基本案情

  孙某是石家庄市某运输公司的非一线营运员工。2020年7月7日,运输公司发布一则通知,内容为:受疫情影响,公司营收及资金周转受到严重影响,经公司研究、工会同意,对各岗位的工资核算及支付标准作出调整。在岗驾驶员、售票员(一线员工)工资按照核算标准全额发放;其余岗位人员每月按石家庄市最低工资标准预发工资,差额部分延期30天发放。以上工资调整方案,暂定执行时间为2020年7月至9月。

  孙某在运输公司正常工作至2020年7月9日,公司向其支付了2020年4月至6月期间的工资5700元,仍拖欠上述期间的工资3790元。2020年7月9日,孙某以运输公司未向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为由,请求解除劳动合同,并申请劳动争议仲裁,要求公司向其支付拖欠的工资及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

  审理结果

  劳动仲裁委员会认定双方解除劳动合同,裁决运输公司向孙某补发拖欠的工资,但驳回孙某的其他仲裁请求。

  案件分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运输公司因疫情影响生产经营发生严重困难,延迟支付劳动报酬,是否合法;孙某能否以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为由,要求运输公司向其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

  《劳动合同法》第30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劳动合同约定和国家规定,向劳动者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获取劳动报酬,是劳动者的基本权利。即使疫情期间,企业出现经营困难,劳动者获取劳动报酬的权益仍应当得到保障。

  《劳动合同法》第46条规定,劳动者以用人单位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为由,提出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支付经济补偿。劳动仲裁委认为,实践中,在适用该条法律规定时,应当注意查明用人单位未及时支付劳动报酬的具体原因。如果确属无正当理由延迟支付劳动报酬,劳动者以此为由要求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应当按照法律规定支付经济补偿。如果用人单位并非“无故拖欠”劳动报酬,并且符合特定情形的,则不应适用该条法律规定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

  原劳动部印发的《对<工资支付暂行规定>有关问题的补充规定》第4条规定了“无故拖欠”的例外情形:(1)用人单位遇到非人力所能抗拒的自然灾害、战争等原因、无法按时支付工资;(2)用人单位确因生产经营困难、资金周转受到影响,在征得本单位工会同意后,可暂时延期支付劳动者工资。因此,一旦用人单位符合上述情形之一的,则不应认定用人单位延付劳动报酬的行为属于无故拖欠。

  新冠肺炎疫情系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属于不能预见、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运输公司因受疫情影响,其经营、资金周转受到严重影响,无法及时向职工发放工资,并且通过下发通知的形式,及时向全体员工说明了情况,且已承诺会尽快补发拖欠的工资。因此,用人单位不存在主观恶意,不属于“无故拖欠工资”的情形。

  同时,根据国家处理涉疫情劳动争议的原则,既要充分考虑疫情因素,又要平衡双方当事人权利义务;既要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又要利于企业渡过难关,促进生产经营可持续发展。据此,劳动仲裁委驳回了孙某要求支付经济补偿的请求。

  案例二

  企业因疫情影响未复工

  停工期间工资如何支付 

  基本案情

  赵某是石家庄市某文化传播公司行政人员,于2017年11月入职,在该公司工作至2020年1月22日。当月23日进入春节假期,假期后受疫情影响,该公司未复工。赵某在此期间在家等待公司复工通知,未找其他工作。当年6月6日,该公司负责人当面告知赵某,因公司倒闭无法继续经营,与其解除劳动合同。

  自2020年1月起,该公司未向赵某支付工资。7月22日,赵某申请劳动仲裁,请求裁决公司支付2020年1月工资、2月至6月生活费、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

  审理结果

  劳动仲裁委裁决:该公司向赵某支付2020年1月工资2844元、2020年2月1日至6月6日期间的生活费6384元(含社会保险费个人应承担部分);该公司向赵某支付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17826元。

  案件分析

  用人单位应当足额支付劳动者工资,不得克扣或者无故拖欠劳动者工资。人社部《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稳定劳动关系支持企业复工复产的意见》第3条第4项规定,在受疫情影响的延迟复工或未返岗期间,对用完各类休假仍不能提供正常劳动或其他不能提供正常劳动的职工,在一个工资支付周期内的按照劳动合同规定的标准支付工资;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的按有关规定发放生活费。根据河北省的相关政策规定,生活费标准参照当地最低工资标准80%。

  上述规定针对的是停工期间未提供正常劳动的职工工资发放的政策规定。对于提供了正常劳动的职工,人社部《关于妥善处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劳动关系问题的通知》规定:“企业停工停产在一个工资支付周期内的,企业应按劳动合同规定的标准支付职工工资。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的,若职工提供了正常劳动,企业支付给职工的工资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

  此外,对于劳动者提出的经济赔偿金问题,根据劳动合同法的规定,用人单位确因疫情影响,致使原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的,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的,用人单位提前30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后,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应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

  本案中,用人单位受疫情影响,无法继续经营,但未与赵某协商变更劳动合同,直接口头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不符合法律规定,应向赵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案例三

  小区要求居家观察

  劳动者能否以此为由拒绝提供正常工作 

  基本案情

  邢某是某公司的业务人员,2020年春节前返乡。由于其老家所在小区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密接者,居委会要求其居家观察14天。邢某遂以此为由拒绝返回公司上班。14天后,邢某表示,因其在公司所在城市租住的小区禁止租户入住,仍不能按期返岗。2020年3月16日,邢某返回公司上班,该公司经与其协商后向邢某支付了2020年3月3日至3月16日期间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的生活费。邢某认为该行为违法,遂向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决公司支付2020年3月3日至3月16日期间工资差额。

  审理结果

  仲裁委员会裁决驳回邢某的仲裁请求。

  案件分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第41条规定,对已经发生甲类传染病病例的场所或者该场所内的特定区域的人员,所在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实施隔离措施……被隔离人员有工作单位的,所在单位不得停止支付其隔离期间的工作报酬。此外,人社部办公厅《关于妥善处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劳动关系问题的通知》第1条规定,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疑似病人、密切接触者在其隔离治疗期间或医学观察期间以及因政府实施隔离措施或采取其他紧急措施导致不能提供正常劳动的企业职工,企业应当支付职工在此期间的工作报酬。人社部等七部门《关于妥善处置涉疫情劳动关系有关问题的意见》对此也作出规定,对不属于被依法隔离情形但属于因政府依法采取停工停业、封锁疫区等紧急措施情形,导致企业延迟复工或劳动者不能返岗的,区分不同情况处理。对企业未复工或者企业复工但劳动者未返岗且不能通过 其他方式提供正常劳动的,企业参照国家关于停工停产期间工资支付相关规定与劳动者协商,在一个工资支付周期内的,按照劳动合同规定的标准支付工资;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的,由企业发放生活费。

  本案中,邢某不属于需隔离治疗或医学观察的三类人,其所在地区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亦未对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所在小区人员采取隔离措施,要求张某居家观察系居委会从社区管理角度采取的防范措施。故依照上述规定,邢某不属于因处于隔离治疗期或医学观察期以及因政府实施隔离措施而不能提供正常劳动的情形。同时,该用人单位在向邢某发放生活费之前与其进行了协商,对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的,公司支付邢某生活费并不违反相关规定。

  案例四

  公司受疫情影响未复工

  用人单位能否单方面安排劳动者在此期间休带薪年休假 

  基本案情

  夏某是某公司的人力资源主管,双方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月工资为8000元。2019年,夏某享有5天带薪年休假,他向公司提出了跨年休带薪年休假的要求,得到批准。2020年2月,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当地所有非涉及疫情防控企业延迟复工复产。公司通知夏某时,要求其2月3日至14日期间休完2019、2020年度的带薪年休假,夏某表示不同意,公司要求其服从安排,并向其支付了2月3日至14日期间工资。

  3月初,该公司复工后,因夏某多次旷工,公司与其解除劳动合同。夏某当即提出,公司未征得本人同意就安排休假不合法,该期间工资应当视为停工停产期间工资,并要求支付2019、 2020年度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夏某因要求遭拒,遂向劳动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2019、2020年度未休带薪年休假工资。

  审理结果

  劳动仲裁委驳回了夏某的仲裁请求。

  案件分析

  在延迟复工复产期间,用人单位未经职工同意,能否单方面安排其休带薪年休假?《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5条第1款规定:“单位根据生产、工作的具体情况,并考虑职工本人意愿,统筹安排职工年休假。”《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第9条规定:“用人单位 根据生产、工作的具体情况,并考虑职工本人意愿,统筹安排年休假。”人社部等四部门《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稳定劳动关系支持企业复工复产的意见》中规定:“对不具备远程办公条件的企业,与职工协商优先使用带薪年休假、企业自设福利假等各类假。”从上述条款可知,用人单位有权统筹安排劳动者带薪年休假,与劳动者协商是用人单位需履行的程序,但并未要求“必须协商一致”。无论劳动者是否同意,企业都可以在履行协商程序后,统筹安排带薪年休假。

  本案中,该公司在延迟复工复产期间,主动与夏某沟通后,安排其休带薪年休假,符合法律和政策规定,且夏某在2月3日至14日期间,已依法享受2019、2020年度带薪年休假并获得相应的工资。夏某要求公司支付2019、2020年度未休带薪年休假工资无事实依据。

  人社部《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稳定劳动关系支持企业复工复产的意见》明确引导企业与劳动者优先使用带薪年休假、企业自设福利假等各类假,把新冠肺炎疫情对企业经营和劳动者收入损失降到最低。安排劳动者在延迟复工复产期间优先使用带薪年休假时,企业应当尽量考虑劳动者实际情况,依法履行协商程序,并依法支付带薪年休假工资;劳动者应当准确理解法律和政策规定,积极接受用人单位安排。(记者 哈欣)

  据河北工人报报道

责任编辑:姚怡梦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