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维权频道农民工-正文
农民工输三场官司又申请仲裁 工会律师找案外人斡旋化纠纷
http://www.workercn.cn2017-07-17来源: 中工网——《劳动午报》
分享到:更多

农民工输三场官司又申请仲裁,表示要不惜代价把官司打到高院走完全部司法程序——

工会律师找案外人斡旋化纠纷

  北京市总工会每年为本市劳动者提供大量的法律援助服务,时间长了,什么情况都能遇到。比如,在当地被称为“维权名人”的农民工张胜强,在输了三场官司后再次申请劳动仲裁,并表示要不惜代价打到高院走完所有司法程序。

  近日,经工会律师胡芳深入了解案件实情,寻找案外人,终于巧妙化解了这一纠纷。

  农民工申请法援,工会律师发现蹊跷

  “我是北京市远郊区县的农民。2014年6月,包工头赵富才到我们村招工,我和其他9个人于同年7月1日正式跟着他干活,每月由他给我们发工资,一直干到2016年8月31日。”2017年3月的一天下午,在北京市总工会法律服务中心,农民工张胜强正在向工会律师胡芳介绍自己的情况。

  “我干了两年多养护工,单位既没跟我签订劳动合同,也没给我缴纳社保,尽管我是农村户籍,但也有权享受这些权益,您说是不是?”胡芳答道:“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就应当依法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并缴纳社会保险,这与劳动者是否为农村户籍没有关系。”

  张胜强理直气壮地说:“就是嘛!所以我在2016年8月31日以单位未缴社保、未支付加班工资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关系。为了维护我的合法权益,我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单位支付延时、双休日和法定节假日的加班费,及养老保险损失、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等共计47550.8元。”

  胡芳问他:“你们单位是做什么的?为什么工资不是由你告的息靼集团直接发放?”

  张胜强答道:“息靼集团是一家大型工程企业,我在景摆园养护公司干活儿,这家公司承包了息靼集团一部分绿化养护项目。”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应该告景摆园养护公司啊?”胡芳疑惑地看着对方。

  张胜强也看胡芳,但在眼神对视的瞬间马上避开了。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告了,都输了,所以这次才把息靼集团作为被申请人。”

  胡芳追问:“打到几审?我看看判决书。”“从仲裁到二审全都败诉,没带判决书。”

  “哪天有空再来一趟,把仲裁裁决书和一审、二审的判决书拿来我看看,我得全面了解情况。你现在有什么证据材料?”没等胡芳说完,张胜强便从包里拿出几页纸递给她。

  胡芳接过来一看,纸上分别写着:证据一,张胜强身穿印有息靼集团字样的工作服、头戴有息靼集团标志安全帽的工作照片,证明目的:张胜强与息靼集团存在劳动关系;证据二,印有息靼集团名称的考勤表中有张胜强的名字,证明目的:张胜强与息靼集团存在劳动关系;证据三,5个视频,分别显示张胜强身穿工作服时下班时间为19时,证明目的:张胜强与息靼集团存在劳动关系且延时加班……

  共有7项证据,既有证据材料清单、目录,还有每项证据的内容及证明目的,虽然字迹潦草,但如此排列有序、条理分明,而且主张的延时、双休日与法定节假日的加班费分别计算,数额有整有零,这让做了多年公益律师、代理过不少劳动争议案件的胡芳有些吃惊。

  胡芳抬头看着张胜强,心想很少有劳动者能做到这么专业,面前这位年近50岁、自称没什么文化的农民工,其案件事实真的如他所说吗?

1 2 3 共3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毕业生遇花样就业歧视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