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_页头
 
当前位置:中工网维权频道劳动安全-正文
“高烤”:每一位机场人都在认真“答题”
http://www.workercn.cn2017-07-16来源: 劳动报
分享到:更多

  7月起,申城进入“烧烤”模式,而两大机场也迎来了一年一度的“高烤”。新老岗位上,每一位机场人都在用认真二字“答题”。

  连续两天,劳动报记者走上停机坪,走近这些与飞机打交道的人。我们用文字和镜头记录下了这些“机场人”的点滴付出,他们仰着头、弯着腰、曲着背、流着汗,为的就是保障每一架航班的准点和安全,为每一位旅客的平安舒适出行保驾护航。

  岗位 毛毯熨烫员

  日烫毛毯25000条,指尖老茧烫“熟”了

  “能给我一条毛毯吗?”如今,在长途飞行过程中,旅客们一上飞机都会习惯地向乘务人员领取一条毯子,盖在身上方便休息。可是,有谁知道一条飞机毛毯在“登机”前是如何完成清洗、熨烫工作的呢?而这些“为毯子服务”的熨烫员又经历了怎样不为常人所知的付出呢?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了东航地面服务部的毛毯供应车间。一走进车间,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整车一整车的机舱毛毯。近十个巨型电扇挂在四处的墙壁上,呼呼地朝外吹着风。可即便如此,在这个随时随地都能从熨烫传送机内喷出100℃热气的空间里,这些电扇风能起到的也只是空气流通的作用,而在这里,空调根本没有用武之地。

  戴着口罩、用发箍将小碎发往后一捋,毛毯熨烫员盛春燕就这样“赤手空拳”地烫了起来。弯腰从身旁的推车里拎起一条毛毯,一抖、一扯,对角折叠后,毯子就被平整地推送进了烫平机的传送带上。做了6年,盛春燕对这一系列动作早已驾轻就熟,而她身后的衣服也随着这一遍遍重复的动作被汗水打湿。

  同样“熟”了的,还有盛春燕手指上的那些茧子。它们不是磨出来的,而是烫出来的。每天,熨烫员都需要站在烫平机上收发毛毯,人均每分钟有8条毯子要从其双手经过。为了能提高工作效率,很多熨烫员常常脱下手套,而由于烫平机内散发出的热气温度很高,不少员工的食指和拇指都有过被烫破皮的经历,久而久之,这些地方都有了老茧。

  平日里,虹桥生产供应车间的毛毯日均产量为18000条,而随着七八月暑运客流增加,毛毯日均熨烫量已经达到了25000条以上。为了确保毯子的整洁度,每一条曾“登过机”的毛毯,无论使用与否,下机后都要进行重新清洁和熨烫。

  岗位 安检监护员

  63℃停机坪上,直面热浪“观赏”飞机

  在63℃的停机坪上站1个小时是什么感觉?这滋味一般人是无法想象的。而身为一名安检监护科监护员,这样的“心得体会”却能说出一箩筐。

  下午13点44分,春秋航空9C8898航班平稳地停靠在了虹桥机场的远机位上,旅客们正在有序下机。此时,距离飞机头约五六米的停机坪上,机场安检护卫保障部监护员葛长军也同步开始了他“观赏”飞机的工作。

  前一段时间,上海发生的“旅客发动机扔硬币”事件让人记忆犹新,也让葛长军和同事们对自己的日常监护工作敲响了警钟。“每个小细节都会影响航班的正常运行,容不得我们半点马虎。”葛长军说。

  很多人会说,就这么站着还不容易吗?不就是看个飞机嘛,有什么难的。但如果我告诉你,这里的气温足足有63℃,甚至更高的话,你还会觉得这只是“站着而已”的一件易事吗?因为停机坪的特殊环境,不允许有遮阳伞等容易侵入飞机的物品存在,因此,在这样的高温酷暑下,监护员们只能任由太阳炙烤。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滚落,而后背的衣服也早已在反光背心的包裹下湿透。

  每一天,像葛长军这样的监护员都要在机坪站好几个小时,直面热浪“观赏”飞机,每人每天需要监护6架出港航班。他们所有的目光都要以飞机为中心,四处“扫射”,周围30米范围都是他们的“战场”,任何无关车辆和人员都不得进入监护区域。正常情况下,监护一架飞机的时间在1-2个小时左右,只有当飞机起飞后,监护员的任务才算完成。

  岗位 助航灯光维修员

  徒手矫正“北斗七星”,确保亮灯率100%

  3个灯光站、8000余套助航灯具、365块引导标记牌、107个控制电缆回路、450公里灯光电缆、6000多只隔离变压器和灯箱、147台调光器、3台应急备用发电机……这些数字,对于虹桥机场飞行区管理部助航灯光科技术组班组长於毅俊和同事们来说,不仅是熟记于心的工作内容,更是每天压在肩头的安全重任。

  每天早上6点50分开始,虹桥机场的两条跑道就忙碌起来,一直到次日凌晨,整个进港航班才宣告结束,平均每小时起降43架次航班。这就对助航灯光技术班组维修人员的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为每一盏助航灯都是指引飞机起降的关键所在,它们就好像是停机坪上的“北斗七星”。

  为了确保飞机正常起降,有一些灯光必须24小时开启。“例如跑道两端各4组的PAPI坡度灯,它在一定角度之上看到时发出的是白色,一定角度之下则发出红色。”於毅俊说,在正确设置后其可以帮助飞行员确定降落的角度,因此,这些灯的校准至关重要。

  进近灯设置的位置在跑道附近的一些钢铁架子上,下午时分,经过一上午的酷晒,这些架子已经烫手。两名维修人员爬上去后准备开始校准,由于这些校准工作需要在毫发之间感受每圈螺纹咬合产生的轻微角度和力度的变化,因此,操作人员一般都不能戴手套。而灯具外壳都是铝制的,太阳一晒,就像徒手捧着一个火球。

  “这段时间天气太热了,助航灯的损坏率也在上升,所以工作量也增加了不少。”於毅俊说。为此,维修员白天需要冒着酷暑巡检跑道外围,停航后至天亮则要徒步或开车巡检跑道和滑行道,这一切都是为了确保亮灯率达到100%.(记者 包璐影)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详细内容_右侧栏目

毕业生遇花样就业歧视

详细内容_页尾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